京白

京白

京剧念白中的“京白”

返回>来源:未知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26 21:38    关注度:

  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),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。

  原题目:京剧念白中的“京白”

  京剧念白中的“京白”

  吴同宾、蔡莉

  谢锐青、萧润德《十三妹》

  京白是京剧自徽剧、汉调蜕化而出、逐渐构成过程中,所发生的一种新型的舞台言语。京白顾名思义,是北京语音的念白。但它与糊口中的通俗话分歧,与接近天然言语形态的话剧念白也分歧。京白是一种韵律化、节拍化、朗诵化了的,亦即美化、夸张化了的北京口音的舞台念白。同时,京剧的构成和成长,是与清朝宫廷(出格是咸丰、同治、光绪、慈禧)的赏识、支撑分不开的。京剧艺报酬了邀取他们的欢心、支撑,在台词的语音上,就必需尽量姑息他们的习惯,合适他们的口胃,逐渐向京音成长,这也是京白构成的客观缘由之一。至今在京白中还保留了良多特殊的方言词汇。特别饰演寺人和旗装脚色的念白,如“到哪儿去”的“去”宇读如“克”,虚词的“吧”读如“呗”,孩子称“阿哥”,昵称为“哥儿”,母亲称“阿娘”,《秘诀寺》的刘瑾叫贾桂为“猴儿崽子”等,都是北京的方言土语或旗人习用的词汇。具有这些特殊词汇,也是京白的特色之一。京音的呈现和京白的构成,是标记着京剧曾经完全成熟,构成为一种新兴的独立剧种的信号。

  念京白的大多是旦角和丑角(但旦角和丑角不必然都念京白)。京白给人的感受是轻松、活跃、亲热、天然。因而一些糊口气味浓重、以诙谐打趣为主的“三小戏”(即以小旦、小生、小丑为配角的喜剧、闹剧和民间小戏),如《一匹布》、《入侯府》、《打城隍》、《打灶王》、《小过年》、《荷珠配》、《绒花计》等几乎全剧都以京白(有的共同民间小曲)构成。良多刀马、旦角兼工的脚色,如《穆柯寨》、《穆天王》、《破洪州》的穆桂英、《十三妹》的何玉凤,《樊江关》的樊梨花、薛弓足,《棋盘山》的窦仙童等,都念京白。凡旦角和刀马旦念京白的声口、腔调,一般都要求具有甜媚、洪亮、泼辣、流利的特点。还有些架子花脸(如焦赞、牛皋、严嵩)、小生(如《满意缘》卢昆杰、《破洪州》的杨宗保),以及个体老生的台词(如《打严嵩》的邹应龙冷笑门官的念白),也用京白,以调剂亦庄亦谐氛围或凸起无邪诙谐性格。京剧中饰演寺人的脚色,不分时代(如战国时代的伊立,三国时代的穆顺,唐代的裴力士、高力士,宋代的陈琳,明代的刘瑾),非论由什么行当应工(伊立、刘瑾由净扮,穆顺由生扮,陈琳由老旦扮,裴力士由小生扮,高力士由丑扮),都说京白。

  别的,穿旗装的花旦(旗旦),如《四郎探母》的萧太后、铁镜公主,《苏武牧羊》的胡阿云,《大登殿》的代战公主,以及饰演满装旗人的脚色,如《八蜡庙》的金鼎力等也说京白。饰演儿童的娃娃生,除少数破例(如《宝莲灯》的沉香、秋儿等),一般都说京白。

  荀慧生、叶盛兰《满意缘》

  京剧念白中还有一种“风搅雪”(亦名风绞雪、风交雪)的念法。这是韵白与京白交互利用的念白形式。如前所说,韵白适于表示庄重、肃静严厉、沉着、稳重的氛围,京白宜于抒发轻快、活跃、亲热、天然的情感。统一人物在统一场戏里,按照分歧的情节、处境、性格的成长、成分的转换、人物的关系,巧妙而精确地交替利用京白和韵白,即谓之“”风搅雪”。京剧艺术大师王瑶卿在他的佳构《双阳公主》中,即超卓地缔造了风搅雪的念白。再举他的门生刘秀荣在该剧中的表演为例。刘秀荣不只在统一场,至在统一段台词中,就按照剧情互换利用韵白和京白,显得十分得当谐调。例如在“金殿允婚”一场,她先以公主的成分向父王禀奏相逢狄青颠末,事属庄重,拘谨拘礼,天然宜用韵白。但在决定毛遂自荐,亲身向狄青提婚时就不由自主地显显露豪宕爽朗、胸怀坦荡的纯挚性格,因此换用了京白。在“风云突变”、“追夫”等场,当她以公主成分对驸马讲话时,用韵白;而作为新婚老婆向亲爱丈夫流露密切的情感时,便换用京白。特别“追夫”一场,先以大段韵白向狄青责以大义,而当激情达到沸腾时,俄然改用京鹤发出凄凉的哀鸣“驸马,别混闹了,跟我归去吧!”情深意挚,撼心震肺,令人酸鼻泪下,从京、韵白的明显对比中,充实阐扬出“风搅雪”的艺术魅力。

  摘自《艺坛》第二卷“京剧念白艺术阐微”

  走进京剧,感触感染京剧

http://jandrcycle.com/jb/209/
上一篇:【转】京剧念白中的——“京白” 下一篇:韵白_词语_成语_百度汉语

报名参赛